藩国这个驸马太窝囊竟然被太监打得满街跑

来源:西昌互联网平台 2020-07-25 05:38

这个驸马太窝囊 竟然被太监打得满街跑!

“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公主身上淌着皇家的血脉,自是金枝玉叶、尊贵不凡。凭藉“妻贵夫荣”,公主的老公驸马爷自然也是春风得意,让人不由高看一眼,厚爱三分。可惜的是明神宗万历皇帝的女婚当朝驸马爷冉兴让却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新婚燕尔,想见一见娇妻寿阳公主过个二人世界竟被太监、宫女百般刁难,甚至对他大主要目的地是秘鲁 (2,000 包) 以及印度 (1,500 包)。 下次报告将于2010年10月28日(周四)发布。打出手,向皇帝申冤又被罚面壁思过三个月,这个驸马爷当得忒是窝囊!

“寿阳公主者,神庙之第七女,皇贵妃郑娘娘生也”。

寿阳公主是万历皇帝的第七个女儿,生母为神宗最宠爱的郑贵妃。“主为神宗所爱,命五日一来朝,恩泽异他主”(《明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九),爱屋及乌,寿阳公主自小就被视若掌上明珠,过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小资生活。

络配图

“皇家有女初长成”。转眼前,豆蔻年华的寿阳公主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女怕嫁错郎”,万历帝对爱女的婚姻大事自然是极为关切,提出要亲自对未来的驸马进行面试。很快,负责此事的宫员将精挑细选的三个未来驸马的人选呈报给了万历帝。

“选驸马时,顾姓者二人,冉姓者一人。冉固安人,顾都人也。时正暑,御前亲选之日,两顾白玉大簪,极细亮帽,发可以鉴,香气袭人,衣服楚楚,鲜鞋净袜。而冉则衣不求鲜,戴圆罗帽,兢兢叩拜,不敢仰视”

(明.刘若愚《酌中志》卷二十二 .见闻琐事杂记)。面试之日,由万历帝和郑贵妃亲自对这三人

“过堂”,驸马人选为冉兴让和两个姓顾的,姓顾的二人皆衣着光鲜,神采飞扬,一副志风流倜傥、志在必得的气势。再看冉兴让却衣着寒酸,战战兢兢,紧张的汗流满面,衣襟湿透。“神庙隔帘向郑娘娘指而目之,卒选中冉氏之子兴让,实重其老成也”。出人意料的是明神宗却最终选中了冉兴让,认为他看上去忠厚老实,值得倚重。

喜从天降,老实巴交的冉兴让成为皇帝钦点的驸马爷,自然是欣喜若狂。然而,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洞房花烛婚之夜刚刚度过,当冉兴让还沉浸在温柔乡中时,一道明王朝的家规却如一盆凉水兜头而下,让他欲哭无泪!

“公主下降,例遣老宫人掌阁中事,名管家婆。无论蔑视驸马如奴隶,即贵主举动,每为所制”(明沈德符

《万历野获编。驸马受制》。原来明室规定:公主下嫁后,必须为她配备一名宫中的老女官全权照顾公主的衣食起居,这些老女官常年幽居后宫,心理都极为扭曲,见到公主驸马的卿卿我我,怎不心生嫉恨!“选尚以后,出居于王府,必捐数万金,偏赂内外,始得讲伉丽之好”。明室还有一项奇葩规定:公主新婚之夜后第二天就要搬回后宫自己的宫殿居住,驸马要想见公主的话,必须先由女宫通报才能进宫享受二人世界。如此以来就为那些心术不正、贪财如命的老宫人提供了发财的机会!

络配图

“相欢已久,偶月夕,公主宣驸马人,而管家婆名梁盈女者,方与所耦宦官赵进朝酣饮,不及禀白,盈女大怒,乘醉扶冉无算,驱之令出,以公主劝解,并詈及之”。新婚的寿阳公主和冉兴让如胶似漆,恨不能朝夕相处。每次相见却都要告知公主的叫梁盈的管家婆,而且二人每次见面都要对梁盈进行重金打点,这让公主夫妇二人不胜烦恼。有一次,寿阳公主想念冉兴让心切,让人通知冉兴让进宫相见,不巧冉兴让进宫通报时,梁盈正好与她在宫中的老相好太监赵进朝一起饮酒做乐,玩得是不亦乐乎

。冉兴让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没有禀报老宫女,直接来到公主殿中。梁盈得知冉兴让竟然没有进供“见面费”就私自见面,勃然大怒,乘着酒意闯到公主殿中,将正在缠绵之中的冉兴让一把拽起,要把他赶出宫外,又羞又气的寿阳公主赶紧过来劝说求情,不料梁盈却得理不饶人,严辞斥责二人违反宫廷礼仪。

“公主悲忿不欲生,次辰奔诉於母妃,不知盈女已先入肤愬,增师诸秽语,母妃怒甚,拒不许谒”。备受羞辱的寿阳公主气愤不过,第二天就跑到母后那里去诉冤,不料梁盈却恶人先告状,提前到皇后那里对公主驸马二人私自见面之事添油加醋诉说了一番,不明就里的皇后虽爱女心切,但因寿阳公主二人违反宫廷礼仪在先,也无可奈何,只得拒绝听取公主的委屈。

“公主亦含忍独还。彼梁盈女者,仅取回另差而已。内官之群殴驸马者,不问也”。面对这一惩罚,寿阳公主虽万分委贝宝中国并没有解散或者关闭办公室的计划屈也无济于事,而当初殴打冉兴让的宫女太监仅仅受到了调离岗位的轻微处罚。

络配图

蜜月之中的小夫妻掀起了这么一场轰动后宫的闹剧,这也为二人此后的婚姻蒙上了一层阴影。“及完婚数年,与公主反目逃回”,没过几年,生性耿直的冉兴让就与娇生惯养的寿阳公主出现了感情危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最后冉兴让干脆来个惹不起,躲得起,逃回了老家,看到自己亲自挑选的女婚竟想撂挑子悔婚,着实让万历皇帝颜面尽失,“奉旨:召来罚演礼,仍革其父职,以惩之”

(明.刘若愚《酌中志》卷二十二 .见闻琐事杂记)。盛怒之下,万历帝派人将冉兴让抓回,再次罚他去国学院面壁思过重习礼仪,捎带着还免去了冉兴让之父的官职。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冉兴让这个倒霉蛋,有幸“抱得美人归”,成为人人羡慕的驸马爷,却无福享用,两次被罚面壁思过,又被太监、宫女侮辱,由此可见封建礼制的愚昧和明王朝宦官势力的强大,在中国驸马史上也留下了一段奇葩的传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运城白癜病医院
武威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西施兰药业乌洛托品溶液效果